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周庄旅游 > 周庄旅游攻略 > 印象周庄周庄印象

印象周庄周庄印象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2-23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3526

印象周庄

走进周庄,便走进了如诗如画的黑甜乡。

周庄,是江南的一个水乡古镇,位于江苏昆山市境内,自古为泽国,因河成街,傍水筑屋,呈现一派古朴、明静的幽雅,是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也是“中国第一水乡”。第一次风闻周庄,是在余秋雨的散文《江南小镇》里,“与我同籍的台湾作家三毛到周庄后据说也热泪滔滔,说小时辰到过良多这样的处所。看来,我也必需去一下这个处所”,当读到这句话时,我也把周庄装进了心里。

今年炎天,当我一脚踏进周庄,人就浮在了水中心。水,是周庄衍生的血脉,周庄因了水才有了灵气,前前后后都是水,左摆布右也是水。我想,若是从空中俯瞰,周庄必然是一片偎在水中的荷叶,婷婷玉立。“井”字形的河流流过每家每户,咫尺往来,皆须舟楫。登上乌篷船,才算知道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和着绿如碧玉的“流水”,贴着“人家”的墙根儿,轻摇划子,穿过一座座“小桥”,与两岸蜂拥的瓦檐参屋,组成了一幅古朴秀逸、斑驳素雅的水墨丹青画。一时刻,错落的景色满盈开来……

倏忽,划子一打横,蹩进了人家的院子,说是“沈厅”。据说,周庄已历经900多年的沧桑,粉墙黛瓦的深宅年夜院和雕梁画栋的临河水阁触目皆是,其中最具水乡特色的平易近居当数沈厅和张厅。沈厅是江南首富沈万三的宅子,建于清乾隆年间,清末更名”松茂堂”,七进五门楼,衡宇百余间。沈厅的“走马楼”由过街楼和过间阁组成,别致之处是正厅的两侧上方均有一扇移窗,相传是供沈家蜜斯相亲择婿之用。沈厅还有一坦荡的码头,可以想象昔时沈家船来舟往、商业忙碌的气象。与沈厅齐名的是张厅,也叫“玉燕堂”,是明代当地年夜户人家张氏家族建造的,借自然河巷筑庐而居。张厅的后屋有一个小巧玲珑的后花园,园室之间有一木质河流,下方小河穿流而过,汇入外河,“轿畴前门进,船从家中过”说的就是张厅,只可惜现在这里的轿和船已不复存在,只留下旅客好奇的遥想。

水,给了周庄灵气;桥,给了周庄神韵。周庄至今仍保留了元、明、清遗留的双桥富安桥、福洪桥等各类石桥。来到周庄,此外桥可以不看,但双桥不能不看。双桥是由永安桥、世德桥相连而成,一座为石拱桥、一座为石梁桥,两桥相依相偎,浑然一体,显得情意缱绻。双桥因桥身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相连呈L型,状如古代用的钥匙,所以又称“钥匙桥”。1984年,画家陈逸飞以双桥为素材创作的油画《家乡的回忆》在美国引起颤抖,被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重金购下,哈默在1984年11月访华时又将此画作为礼物送给了邓小平。次年,这幅油画被选为连系国首日封邮票图案,于是双桥和周庄的名声蜚声国内外。

站在石桥上,在游人如织的裂痕间,我全力地寻找着深藏心间里那幅江南古画:柳枝青青,碧水泱泱,头戴乌毡帽的老翁划着乌篷船悠然而下,石桥上牧童骑在牛背上吹着竹笛,包着碎花头巾的绣花女临街而坐,飞针走线……然而,涌入视野的却是攒动的游人,把深深巷道和名屋深宅挤的水泄欠亨,完全没有了我所想象的清幽古朴的意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踩着石板小径,向着冷巷深处走去,不觉间吴越韵味的姑苏评弹迤俪而来,那琴音渐行渐近,那侬音柔婉低喃,可惜的是我却不知其义,却听得心随弦走,意伴音飘。在雾里看花的暮色里,我倏忽想起了戴望舒的诗歌《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寥寂的雨巷,/我但愿逢着/一个丁喷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峭、凄清,又尴尬……”

天逐步黑了下来,潮水般的旅客也逐步退去,周庄没有了白日的喧哗、嘈杂和游人摩肩接踵的拥挤。夜晚的周庄,满盈着一种静谧古朴的美。月光下的古墙显得很柔和,墙上凹凸有致的黑瓦漫过屋脊,再延长到屋檐,水巷中偶有一条乌篷船划过,泛动的倒影跟着临河人家的灯光一路在水中起舞。冷巷两旁的铺面有几家还慵懒地开着,吊挂在檐角墙边的红灯笼,象河上燃烧的火焰,让人不觉想起张艺谋的片子《年夜红灯笼高高挂》的纯美画面。偶然,静静的夜里传来安逸的摇橹声和仓皇的脚步声,衬得周庄加倍安好。也许,享受这样的安好,不仅仅是周庄,也搜罗我这样游走在周庄的心灵,我有些打动,一颗急躁的心,在静夜中逐步溶失踪了。

一根旧橹摇着周庄千年的沧桑,一脉河水流着周庄未来的胡想。周庄的古朴、沉静和斑斓,天天都深深吸引着多量旅客,我想这不仅是因为周庄的风光美妙,而是源于它的文化。文化不是附着在风光区的外在装饰,而是内在的物质和精神的总和。在风轻雨柔的江南,在凝固的石桥、楼阁上,在流动的河水、人群里,周庄凝聚着一种历史精神,声张着一种特有的文化气质。

早晨,透过水巷上氤氲的薄雾,我看见沿河而筑的吊脚小楼升起了袅袅炊烟,近处一位阿婆蹲在门口细心地择菜,头上包着一块蓝碎花头巾,花白辫梢上的红毛线非分格外精明,是否她就是歌曲《弯弯的月亮》中的童年阿娇?仍是作家苏童昔时笔下的如水女子?想着的时辰,我淡淡地笑笑,辞别了周庄。

蓦然回首回头回忆,周庄渐行渐远,我从梦幻中走来,而比梦更深的是周庄。踏着历经沧桑的青石板,摇着跨越时刻的船橹,让自己的心灵在千年古镇上慢慢行走,行走……

相关旅游攻略

雨巷枕河侬调闲——周庄

最早知道周庄是从前人大副委员长和著名的社会学泰斗费孝通先生的文集里,然后是邓小平赠送美国石油大亨的著名画家陈逸飞的作品《故乡的回忆》,而其知名度也从此声名鹊起,成为世界游人的回忆童年和凭窗怀古的梦之故乡。 由此岸及彼岸的视角,清澈的水面和水面双桥的倒影……一路上,窗外平整的田畴,纵横的河汊、如镜面一样平静的或大或小的水塘,远远的雾和近近的飞鸟。 周庄不允许走机动车,无论是官宦还是草根阶层,一律步行
      阅读全文»

梦里周庄

一个人在上海游玩了两天三夜,似乎被大都市的繁华暖风熏醉,就像吃惯了大鱼大肉也感觉油腻一样,我想换换口味。8月14日早晨,我随上海一旅游团来到了“中国第一水乡”周庄。小小的周庄却有规模宏大的停车场,足见其旅游业十分繁荣。他们还别出心裁地把每个游客的头像用电脑打印在门票上。穿过高高的古牌楼,周庄便如新娘般撩起面纱,那纵横交错的水道,那古朴精美的石桥,那曲折幽深的小巷,那白墙黑瓦的民居,好一派小桥流水人
      阅读全文»

周庄的桥——江南水城周庄狂拍之二

上次展示了《周庄的水》,现在再看《周庄的桥》。周庄的桥,带着仙气,那种“小桥水月满,人间难得见”的感觉,只应天上有,人家难得见。不信,看看吧—— 感言:小桥水月满,仙凡牵手间,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见。呵呵! 
      阅读全文»